Tag 特罗片是什么药

谁误解了马丁·特罗

中国高教研究和高等教育学科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部分国外学者的理论。其中不得不提的便是美国著名教育社会学家马丁特罗。其提出的高等教育大众化理论(即高等教育发展理论)被作为我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的重要理论依据。

高等教育发展理论是国际学术界首次对高等教育发展进行量和质的定位,并从量和质的规定性角度,对高等教育发展的意义进行透彻阐述。这应该是其理论的最大贡献。

只要是研究高等教育的学者,几乎都会接触马丁特罗的这一理论,但目前很多人对其依然存在误解,甚至存在误用问题,很值得关注。

在诸多误解中,首先是针对该理论的数字化意义的。在多数人的印象中,高等教育发展理论认定,在整个人口中,若18~22岁年龄段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低于15%,属于精英教育阶段,毛入学率大于15%小于50%则为大众化阶段,大于50%的为普及化阶段。

这种认定导致我国在2002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15%时,便宣布实现了高等教育大众化。此后,我们又在2019年实现了高等教育的普及化。但事实上,这可能把数字化的意义放大了,由此也带来一种自我安慰和自我满足感。

在马丁特罗的理论中,数字只是一套标准中的一方面,当然也是最具显示意义的方面。也正因如此,导致研究者给这些数字加上了很多光环。可以说,所谓的高等教育发展理论的误解、误读、误用,主要是在这些数字上。

应该说,高等教育就是人的事。所以,在此问题上,把人口问题提到多高的程度都不为过。但是,不能单纯以人口数量为基准考虑高教发展问题,而是要在关注人口数量的同时,考虑其质量的发展和变化。只有从这一意义出发,才能比较准确地把握高等教育发展理论的精髓,并进行人口学的解释和应用。

其次是经济角度。如果没有发达的经济,高等教育大众化和普及化就没有社会基础。有些国家进入普及化阶段时,其经济比较发达,但我国在迈入大众化乃至普及化门槛时,经济却并没有达到同样发达的程度。这说明经济并非普及化发展的决定性因素。那么,经济发展水平究竟要多高,才能支持高等教育大众化和普及化发展?这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再次是高等教育与政治的关系。根据马丁特罗的理论,高等教育精英化是特权、大众化是权利、普及化是义务。然而,从毛入学率来看,我国直到2002年才进入大众化阶段,但从上世纪50年代后,我国就不存在所谓“特权”问题了。所以,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和普及化发展,包括很长一段时期的精英化发展,都是建立在与欧美发达国家完全不同的社会政治框架基础上的。不理解这一点,简单地看待所谓特权、权利和义务的问题并不完全适切。

马丁特罗有一个预测是正确的,即“21世纪是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世纪”。就毛入学率而言,2000年以前,全球只有20个国家实现了高等教育普及化。但新世纪以来, 又有56个国家实现了普及化。中国则用了17年(2002~2019年)的时间,实现了从大众化向普及化的过渡。

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动因是什么?这个答案有很多,包括民间力量、官方力量乃至个人力量,但最关键的还是我们的计划性政府在其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作为我国高等教育的一个典型特点,政府的计划导致高校无论条件如何好或多么想招生,都必须依“计”行事。因此,“计划”几乎就成了制约高等教育能否实现大众化、普及化的关键因素。这点必须要明确。

比如,在布局上,我国高等教育从大众化向普及化发展的过程中,地区布局在整体上几乎没有发生变化,高等教育的层次和结构布局、类型布局也基本没有格局性变化,发展主要表现为各种层次、类型的数量增长。

在人才培养模式上,如果要探讨现有人才培养模式和10年前、20年前甚至30年前有多大差别,各级各类学校有多少差别,相信只要是研究高等教育的学者,都不会得出什么令人满意的结论。这也是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发展的一个特殊性所在。

首先,毛入学率已经成为了国际上衡量高等教育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众多国际组织都以此统计各国高等教育发展状况,这是我们无法否认的。

其次,教育发展到今天,除了极不发达国家以外,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或十二年教育已成为世界共识。在此背景下,影响劳动力人口受教育年限的最大因素就是高等教育。因此,高等教育的普及化和价值的多元化成为世界高等教育的共同追求,其形式的多样化也是一种共同表现。

再次,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建立与发展,与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发展相伴相生。在高等教育精英化阶段,不论认证还是评估都不具有太大市场。但在大众化和普及化进程中,认证和评估体系建设几乎是各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标配。而且,各国高等教育交流合作也建立在质量保障体系的基础之上。如果没有完善的质量保障体系,高校间的国际学分、学位的互认是不可能的。

高等教育普及化发展的本质是量与质的统一,也应当是教育与社会的有机融合、有机协调。就教育背景而言,普及化面向的人群应更多地指向社会弱势人群,我们也需要从这一角度认识普及化的社会价值。

公众对于普及化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社会需求,也是对高等教育社会价值的追求。鉴于此,我们可以从进程、速度、增量和存量等方面,考虑高等教育普及化未来的道路。

首先是进程。目前在世界范围内,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最高的国家是土耳其,其毛入学率达到了107%,排名第二的希腊也超过了100%,韩国则在100%上下浮动。为什么这三个国家的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如此之高?与之相比,美国却只有87%,而欧洲很多传统的高等教育发达国家,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也只在70%左右。我国尚处于普及化的初级阶段,搞清楚这一问题,对未来向中级阶段、高级阶段的发展会有很多启示。

第二是速度。高等教育的发展速度应该多快?其平均增长率、年增长率又该是多少?这些问题要结合政府对高等教育的判断,以及社会对高等教育需求来进行综合考虑。从研究的角度看,现阶段需要解放生源。因为一方面目前的高考录取率已达到了90%以上,另一方面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却只有54.4%,净入学率还不到40%。人都到哪儿去了?我们需要把这些人找到,并解决制约他们接受高等教育的制度问题、体制问题、经济问题乃至文化问题。

第三是增量。高等教育普及化发展一定要有增量。但这些增量要由哪些高校承担?怎样才能满足普及化发展的需要?又怎样保证质量?要知道,多元质量并不是指低质量,而是指可接受的质量,我们要确保其在底线质量以上。

第四是存量。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我国高等教育的总规模已超过了5000万人。存量的质量问题是我们面临的最大课题,这又与高等教育的价值、人才培养的模式直接相关。不管是研究还是实践,把这些问题整合起来考虑,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发展才可能会比较合理,也能够有一个比较光明的前程。

中国多名运动员被查出克伦特罗阳性 俗称瘦肉精

近日,中国反中心在其官网公布了2016年违规处理结果,多名中国运动员被查出体内氢和克伦特罗违禁药物阳性结果,其中克伦特罗有时作为非法添加剂使用,也就是人们熟知的“瘦肉精”。

11月30日公布的处理结果为今年1月到10月检查,共涉及25名运动员,其中20人克伦特罗阳性,中国女子水球队占了12席。处理结果显示,涉氢运动员均有禁赛处罚,涉克伦特罗运动员则免于禁赛或免于处罚,仅支付检测费用或罚款。

资料显示,氢为利尿剂,可能会被用作遮蔽剂,用以掩盖其他违禁物质存在;克伦特罗属于蛋白同化制剂,临床用于平喘,同时又具有促进肌肉生长,抑制脂肪形成作用,存在被滥用可能,因此被列入世界反机构禁药清单。近年来,国内发生多起克伦特罗阳性事件,但很多属于食品污染造成,运动员大多减轻或者免于禁赛处罚。

本次公布名单中男子柔道选手程训钊在今年4月的赛外检查中被查出体内含有克伦特罗,便被免予禁赛。在今年8月的里约奥运会上,程训钊获得铜牌,为中国男子柔道实现了奥运奖牌零的突破。

特酚伪麻片、特洛伪麻胶囊停止生产、售用–健康·生活–人民网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要求停止生产销售使用特酚伪麻片和特洛伪麻胶囊。已上市销售药品由生产企业于12月31日前完成召回。

公告指出,根据《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二条和《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规定,经国家药监局组织再评价,认为特酚伪麻片和特洛伪麻胶囊存在心脏毒性不良反应,使用风险大于获益,决定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停止特酚伪麻片和特洛伪麻胶囊在我国的生产、销售和使用,撤销相关药品批准证明文件。已上市销售的特酚伪麻片和特洛伪麻胶囊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召回工作于12月31日前完成,召回产品由企业所在地药监部门监督销毁。

根据公告,特酚伪麻片由丽珠集团丽珠制药厂生产,特洛伪麻胶囊由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各省(区、市)药品监管部门要加强对相关药品生产企业的监督检查,督促企业排查药品销售流向,确保已上市销售药品于12月31日前全部召回,并予以监督销毁;督促本行政区域内药品经营企业、使用单位落实停止销售和使用特酚伪麻片和特洛伪麻胶囊的措施,并配合做好产品召回工作。(国讯)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联系我们ENGLISH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0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00025

专访斯科特特罗–我触动了美国的一根神经

美国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斯科特.特罗,凭着专业知识和获得题材的便利,成为美国数百名畅销书作家中的一员,他说:“当畅销书作家是一份极其有利可图的职业”。

从斯科特.特罗递过来的名片上,看不出这个人和写作有任何关系。事实上,上面什么头衔都没有,只有名字、联系方式,以及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名称。

上了这家Sonnenschein 律师所(创始人的姓,德文中意为“阳光”)的网站,记者才知道,原来特罗是这家创办于1906 年、拥有800 名律师的美国知名律师楼的合伙人,其专业领域是“诉讼、白领(犯罪)与政府调查”。

以上这些,正是这位美国畅销书作家的擅长题材。特罗根据自己当律师和检察官的阅历和知识,迄今共写出8 部小说和两部非虚构类作品,被翻译成20 多种语言,销量累计超过2500 万册,其中4 部小说被改编成电影,包括他的处女作《推定无辜》(PresumedInnocent),主演为影星哈里森.福特。另一部《个人伤害》(Personal Injuries)曾被《时代》杂志评为“1999 年最佳长篇小说”。

和美国文艺界诸多名人一样,身材瘦小的特罗(Scott Turow)也是个犹太裔,祖籍俄罗斯犹太小镇图罗夫(Turau,现位于白俄罗斯境内)。“我是第二代美国人。我父亲上高中时用的姓是特罗瓦斯基,他当医生的哥哥先把姓氏简写成‘特罗’。我父亲上大学时,也沿用了这一简写形式。”特罗告诉记者。

特罗从小就立志要写小说,但作家梦实现得很不顺利,“我前后被拒绝了20 年”。好在这位当年的美国文艺青年没有一条路走到黑,而是选择了一条“曲线写书”的明智道路。

1970 年大学毕业后,他拿到奖学金,在斯坦福大学“创造性写作中心”进修两年;结业后留在斯坦福教了3 年书。1975 年,他考上哈佛大学法学院,3 年后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并回到出生地芝加哥,成为一名助理联邦检察官。在这个职位上,他一共干了8 年。

1986 年,特罗辞职回家,潜心写作。从第二年开始,他每隔3 年推出一部长篇小说,依次为《推定无辜》(1987)、《举证责任》(The Burden OfProof,1990)、《有罪辩诉》(PleadingGuilty,1993)、《我们父辈的法律》(Laws of Our Fathers,1996)、《个人伤害》(1999)、《可逆错误》(ReversibleErrors,2002)和《寻常英雄》(OrdinaryHeroes,2005),每一本都打进畅销书榜。2006 年,他出了一部中篇小说《重重局限》(Limitations)。

1990 年6 月11 日,特罗上了《时代》周刊封面,被誉为“诉讼时代的吟游诗人”。他还经常在《》、《》、《名利场》、《纽约客》、《花花公子》和《大西洋》月刊上发表文章。

1997-1998 年,特罗曾任美国作家协会(Authors Guild)主席,此后一直在作协理事会任职。这位执业律师也亲自打官司,成功案例包括为一位被误判杀人、在死牢中呆了11 年的无辜者争取到无罪释放。

受访时的特罗言谈风趣,例如主动问摄影师“要不要我作沉思状?”当摄影师说快拍完时,他回应道:“多年来我明白了一点:摄影师说这是最后一张照片,就像有人告诉你‘支票已经邮寄出来了’一样。”他承认自己是百万富翁,“即使在离婚之后”。但他不肯透露自己每年挣的版税数字,理由是“我从不谈论钱”,尽管他承认“当畅销书作家是一份极其有利可图的职业”。

T:这是一份很棒的职业,一份极好的差事。你可以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并因此获得丰厚报酬。因为我写的小说曾经有很多年没人肯出版,所以现在我对自己的好运一直心存感激。

T:在几代人之间,这个数字变动很大。如果你将现在美国的畅销书榜与三四十年前的相比(那时我还在斯坦福大学学写作),就会发现过去的畅销书大都是女性作家写的,主要也是写给女性读者看的,题材多数是家庭生活或罗曼史。这些书大多面向家庭或针对女性问题。到我这一代,出了很多男性作家,写某种冒险故事,不管是法律类惊险小说、科幻小说、灵幻类小说(例如史蒂芬.金)、间谍小说(包括勒卡雷、拉德勒姆、桑德斯等),还有写侦探、杀手的??不过,我认为当年女性小说的崛起,还是畅销书界最引人瞩目的现象。美国畅销书作家的总人数,我想应该有数百人吧。

T:我是畅销书作家乐队“RockBottom Remainders”的一员—我不弹乐器,只唱歌,唱得很糟。乐队维持了很长时间,因为大家觉得很好玩。有意思的是,多数乐队成员都来自纽约以外:米奇.阿尔博姆(Mitch Albom)来自底特律,谭恩美来自旧金山,写喜剧的戴夫.贝瑞(Dave Berry) 来自迈阿密,瑞德利.皮尔森(RidleyPearson)住在圣路易斯,格雷格.艾尔斯(Greg Iles)住在密西西比??我领悟出了一点:这个乐队存在的一个原因,是它让住在纽约以外的作家,与其他很成功的同行保持密切联系。纽约作家彼此熟悉。

芝加哥另有三名畅销书作家,我当然都认识,和其中两人还经常见面。但大家要接触毕竟不太容易。

B:你出书非常有规律,每三年出一部新长篇,但到2006 年好像打断了。发生了什么事?

T:我离婚了。我的下一本书有点像被离婚手续“绑架”了。这也是一本小说,今年5 月出版,是《推定无辜》的续集。

其实我和前妻的离婚并没有闹得很不愉快,我们彼此没有互相开战。我们属于那种在孩子们离家后已没剩什么可以留恋的婚姻。最后我们把一切都厘清了,但这并不是律师帮忙的结果。

T:事实上,我不在意写得更快一些。我已经在动笔写一本新书,我认为自己有一个很巧妙的构想,它在性质上更像一本普通小说。

下个月我就满61 岁了,我想做些不一样的事。最近我在写一个轻喜剧。芝加哥有个著名的喜剧团,叫“第二城市”(Second City),它出过很多美国最知名的喜剧演员,比如吉姆.贝鲁什(Jim Belushi)、丹.阿克罗伊德(DanAykroyd)、比尔. 默瑞(Bill Murray)和现在的蒂娜.费(Tina Fey)。几个月前,他们找到我,让我编一个交互性、有悬念的舞台喜剧。近几个月我一直在做这件事,这是一次很愉快的经历。与此同时,我还在写多集剧和小说。我想做一个产出率更高的作家。

T:我从小就开始写。我母亲想当小说家,但最终没能实现,我多少继承了她的梦想。12 岁那年,我就宣布自己要当小说家。上法学院之前,我就开始追逐职业作家梦。

T:很难。虽然《推定无辜》有多家出版社抢着要,但此前我写过4 本小说—3 部长篇和1 部中篇,还有1 部短篇小说集,它们都被拒绝了;我总共被美国出版商拒绝过上百次,前后几乎长达20 年—从我上大学二年级开始。即使我当上联邦助理检察官之后也是如此,不过当时我总算出了一点东西(一本非虚构类书)。

T:对,我的起步比罗琳要容易得多,不像她那么穷愁潦倒。但我不知道她的书被拒绝了多长时间,可能没有我长。《推定无辜》出版时我已经38 岁了,而我18 岁就开始写小说。我比她好的地方是一直有职业,有谋生手段,而她没有。

T:没有。不过在政府工作期间,我积累了很多假期。前妻和我结婚时,以为自己嫁的是作家,结果发现我原来是律师。她对我的执业一直很抱敌意,所以就鼓励我把小说写完。

T:原因有很多:经过多年写作,我的技艺慢慢提高;通过当诉讼律师,我也学会了很多如何当小说家的窍门,对自己写作手法的思考更扎实了,我意识到自己对刑事案件极有兴趣,而这是个非常好的小说题材;我放弃了在正式教育中学来的矫饰做作和现代主义??通过失败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触动了美国的一根神经,即美国人对法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兴趣。我多少算第一个触动它的人。

T:因为法律已经演变成整个美国社会的主宰机制,而这部分与美国的国家性扩展有关。在我小时候,地方性特点还很普遍,例如芝加哥生产的产品,不会出现在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但现在,我们所有东西都有了全国市场,产品、球队和图书都是如此。作为一个多样化社会,你需要一个论坛来解决价值观方面的问题,例如母亲、堕胎或同性婚姻等等,这些以前是在社区内部解决。随着民众生活全国化,你就需要一个全国性论坛来解决这些问题。法院于是成了这个论坛,美国人都去那里寻求解决所有问题。其结果是,法律在社会中获得了空前的主宰地位。

T:我写小说几乎是一种信仰行为,开头都非常难。我常说我需要用一条安全带把自己绑在椅子上,因为刚开始时都还没有一个完整构想,不知道自己会往何处去,我会坐不住。我只是每天都尽可能多地写,最后它就会慢慢成形。

B:对三位同行你如何评价:近年大热的丹.布朗、也是写法律类畅销书的约翰.格里森姆以及史蒂芬.金?

T:丹.布朗是我的安默斯特学院校友。我认为他显示出了受过很好文科教育所能产生的效果。约翰.格里森姆已经成为我的朋友,我和他明显路数不同,志向也不同,但这是个大世界,我们俩可以有各自的空间。史蒂芬.金是我们乐队的一员—弹吉他兼唱歌。他的音乐天份不如其他一些成员,但和我比起来,他算是贝多芬。他被公认为当代狄更斯,就是说,他是一个人气很旺的作家,起先曾受过评论家蔑视,但现在他们开始认识到,他是我们这一代人中最原创、最有想象力的美国作家。他是一个聪明超群的人,为人也非常好。我认为他的很多作品都能经得起时间考验。他们三个赚的钱肯定都比我多。

T:那次是在原主席去世后,由我这个副主席补缺。我很快又会再当一次,而且会干满一届。美国作协是美国最大的职业作家组织,会员约有10 万之众。自1921 年成立以来,它一直在代表作家利益,与出版商打交道、解决内容审查等问题,偶尔也资助经济困难的老年作家。现在作家面临的挑战远比90 年前更复杂,所以他们认为,让一个律师来当主席更有利。作协成员至少都出过一本书,由于现在牵涉法律的问题太多,例如在知识产权方面,因此他们要求我再当一次。

T:作协没有政府赞助,也不与政府配合。我们试图与版权署保持良好关系,我也曾在国会作过几次证,但我们与政府的关系有时是对立的,尤其在版权法问题上。现在它在很大程度上都为大企业的利益主宰,较少考虑个体作家的利益。

瘦肉精进化:禁了盐酸克伦特罗 还有莱克多巴胺

然而,这很可能又是一次堂吉诃德式的冲锋———过去多年里,瘦肉精屡屡制造食物中毒事件,但始终不能换来问题的彻底解决。

更引人深思的是,涉案的河南猪场在接受检查时,曾一度查不出瘦肉精残留。原来猪农使用的是新型瘦肉精“莱克多巴胺”,传统手法检测不出来。

2002年,农业部禁用的“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俗称“瘦肉精”)包含7种药物:盐酸克伦特罗(传统瘦肉精)、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硫酸沙丁胺醇、盐酸多巴胺、西巴特罗、硫酸特布他林。如今,农业执法人员多检测盐酸克伦特罗和莱克多巴胺,剩下5种极少抽检。

会不会有其他药物代替现有瘦肉精,得以逃避监管呢?专家认为,瘦肉精确实有进化的可能。

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家公司将其混入猪饲料进行饲养实验。1987年,国内科研界首次接触“瘦肉精”

2009年2月,广州70余位市民食用猪肉后,出现中毒症状。随后查明,这批生猪来自天河生猪交易市场,猪肉中含有盐酸克伦特罗残留。随着媒体的深挖,瘦肉精进入中国的历史路径渐渐清晰。

盐酸克伦特罗原是一种哮喘药,对心脏有兴奋作用,可扩张支气管平滑肌。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家公司将其混入猪饲料进行饲养实验,意外地发现它能促进猪的生长速度、提高瘦肉率,同时使肉色鲜红,卖相更好。

1987年,中国农科院畜牧所的佟建明翻译美国饲料杂志的论文《使猪多长瘦肉的新营养分配剂》,这是国内科研界首次接触“瘦肉精”。

南京农大、东北农大在此研究方向下开设课题,引发科研界热潮,但实验均以测定药物效率为导向,而忽视副作用

“促进生长、提高瘦肉率”,对当时生产力低下的中国养猪业有巨大诱惑,于是各高校纷纷投入研究:1989年内蒙古农牧学院进行饲养实验,证实盐酸克伦特罗确实能提高瘦肉率。由于只检查猪肉而未检查内脏,他们认为该药物没有副作用;南京农大、东北农大在此研究方向下开设课题,引发科研界热潮,但实验均以测定药物效率为导向,而忽视副作用。

实际上,当时的科研界对瘦肉精的副作用还不仅仅是“忽视”。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许梓荣也是“瘦肉精”推动者之一,他向媒体回忆,当年其实也发现了瘦肉精的副作用,但不宜和行政部门唱反调,所以论文中没有提到。

行政指导与经济利益的挟裹下,科研界放弃了严谨、中立的原则。1988年至1991年,欧共体和美国FDA相继禁用盐酸克伦特罗,西班牙、法国、美国均出现中毒事件,但这并没有引起国内科研人员的警惕。甚至到了1997年,中国农业部明确不允许在饲料中添加盐酸克伦特罗,但学界仍有人想继续推广。

莱克多巴胺同样能提高猪的瘦肉率,且号称“代谢更快、残留更少”,成为“新型瘦肉精”

1997年后,各地农业部门开始建起检测网,对盐酸克伦特罗作抽检。然而,另一股潜流正在涌动———与传统瘦肉精同属“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的莱克多巴胺,同样能提高猪的瘦肉率,且号称“代谢更快、残留更少”,成为“新型瘦肉精”。

莱克多巴胺进入中国的路径,与盐酸克伦特罗如出一辙:1987年美国公司研制成功,并经过饲养实验;中国科研界迅速投入研究,成都化学所最早合成该化学品。随后中国农业部将其列为禁药,但FDA批准美国猪农限量使用,国内饲料企业怀着“将会解禁”的侥幸心态,偷偷发展生产技术。

1998年,香港17人中毒;2006年,上海300多人中毒;2009年,广州70余人中毒……瘦肉精进入中国以来,报载的受害者就有数千。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呼市查处一起非法经营销售盐酸克伦特罗药品案

经调查,该药店经营销售的盐酸克伦特罗是从呼市一家药品批发企业购进的。根据相关法规,土左旗分局的执法人员对其进行了查处,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相关法规,对涉嫌非法提供药品的药品批发企业进行进一步查处。据了解,盐酸克伦特罗是国家按照管理的药品,近年来非法使用盐酸克伦特罗(非法用于养殖时俗称瘦肉精)饲养生猪的事件屡禁不绝,严重危害食品安全和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为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6月1日下发《关于加强盐酸克伦特罗管理的通知》,加强对盐酸克伦特罗的管理。责任编辑:wjb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